CMMI认证评估中文网

培训咨询

中美GJB5000和CMMI交流

GJB 5000和CMMI的源头都来自美国军工的有效实践,但国情和文化差异、资源差异、基础差异、理解差异等导致了一些GJB5000和CMMI落地时的水土不服问题。

2022年4月2日,丛斌博士特邀请有40年美国军工过程改进经验的John Ryskowski和国内GJB5000推进者一起比较中美军工组织的软件过程改进,探讨过程改进中的困惑和挑战,以希望GJB5000在有效本地化方面做得更好。

CMMI交流

通过事先征集,这次线上讨论5个主题,分别是:

What are some typical challenges facing US DoD software organizations? How do they solve the problems?

在推动过程改进中,美国软件军工组织面临什么样的挑战?如何解决这些困难?

What are the key ingredients to make measurement work in DoD software setting or in general? Any “best practices” to share? How to maximize the value by adopting CMMI HM practices?

美国军工做好度量的秘诀是什么?请分享一些优秀实践?如何将CMMI高成熟价值最大化?

How do DoD software organizations conduct peer reviews? What is the key to make it work?

美工军工是如何做同行评审的?有效同行评审的关键是什么? 

How DoD software orgs define the roles of QA? How to make it work to achieve intended value?

美国军工的QA定位是什么?如何实现预期的价值?

Can prototypes replace req specs? Agile in DoD?

原型可以替代需求规格吗?聊聊军工敏捷转型?

每个主题,丛博士都请John分享他的经验和案例。考虑到国内GJB5000推进者的英语听力,丛博士在John分享结束后都会贴心地用中文进行总结。这里感谢丛博士的辛苦付出!

略有遗憾的是,因为家里有事,本人没有全程听完5个主题的分享以及后续的问答环节,仅就我参与的前4个主题John的分享,我感受最深的就是一个词:自律!

学习软件工程知识,理解软件工程原理,这些都不难做到,而软件工程做的是否好不好,难点在于每个软件工程的参与者——无论是管理者还是工程技术人员——能不能“自律”,让自己遵循软件工程的原理和规律。

EPG需要自律,这样他们才可以不断地发现组织软件过程存在的问题,不断地改进过程;

测量分析人员需要自律,这样他们才可以从组织和客户的利益出发,挖掘出数据的最大价值;

评审专家需要自律,这样他们才能发现工作产品中存在的问题,让评审活动发挥作用;

QA需要自律,这样他们才能指导和规范项目的开发过程,并帮助过程改进。

这种自律应当是自上而下的,管理者的自律才能确保工程技术人员的自律。工程技术人员的自律在管理者的“乱命”面前不值一提。

国内缺少这样的“自律”环境。工程技术人员经常苦于管理者只关心交付进度和交付质量,不关心软件开发过程,这往往使得他们想“自律”而不得。

国内的软件工程想要改变,首先需要改变的是管理者的自律。如果管理者不懂软件工程,那么就应该听从专业的工程技术人员的意见,或者设立一个技术管理者,以确保管理者能够“自律”。

管理者们的自律,请从学习GJB5000B的组织管理类、项目管理类和支持类这些实践域开始。



(文章来源于软件工程之思 ,作者软件工程之思)

文章源于网络,如有侵权或者不当,请告知删除
相关标签:CMMICMMI认证